评论首页 视点 微评论 媒体言论 杂谈 大家 版权声明
联系编辑 联系编辑

车过泸州带酒香

发布时间:2013-09-14 09:53:30来源:泸州新闻网 0条评论
字号:||

  小时,父亲对我说:“苗子乖,以后我带你到泸州城里耍。”我便对泸州充满了向往。于是,父亲每次到小市的泸县教师进修校学习总要带上我。早早的从老家出发,走七八公里的小路到玉蟾山下的福集老车站坐车,但我一点也不叫苦。到了车站,看到一辆辆气包车,我无比好奇。这汽车怎么背着一个大大的包呢?气包车有一股异味,闻起来特别难受,每次我都要晕车,吐得昏天昏地。

  1996年8月,我从师范院校毕业工作了,也坐在了老泸县教师进修校那简陋的阶梯教室里,听过当时泸县教师进修校校长,也就是后来闻名全国的肖成全老师的讲座。在小市泸县教师进修校学习的日子里,我和同事们也喜欢在空闲时间去逛逛泸州城。在沱一桥上,迎着江风,看那湍急的沱江水奔流而去,心胸辽阔,汽笛声声,身后车水马龙,人来人往。滨江路是我们去得最多的地方了,柳树依依,有喝茶聊天的,有游乐玩耍的,有唱歌跳舞的,这城里人的生活让人好生羡慕。清代诗人张船山曾写道:“城下人家水上城,酒楼红处一江明。衔杯却爱泸州好,十指寒香给客橙。”登古色古香的楼船,把酒临风,品江鲜鱼,看大江东去,侃天南海北,吟杨升庵的“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。是非成败转头空。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……”实乃人生一大快事。

  到泸州,也多次骑过百子图广场。百子图广场依山傍水,林木葱茏,环境清幽,沿江崖卧成一条长龙。它从秦汉而来,泸州酒文化、泸州名胜古迹、泸州历史诗文和泸州近现代史迹就是它坚实的羽翼。走进百子图文化广场,就走进一部历史,走进一个汉字的灵魂。读一首诗一篇文的精美,读一滴酒的欢乐,读一座座桥的通达,读一砣石头的异美。累了,坐下来歇歇,天空蔚蓝,江风习习,静静地望着远方的远方。

  说起泸州的石头,我更痴迷。骑着一辆烂摩托,特兴芙蓉岛、高坝、张坝、蓝田坝、纳溪、合江,有长江奇石的地方就有我的足迹。难忘我与藏石“今朝有酒今朝醉”的缘分。那是一个骄阳似火的夏天,在下午1点多钟的时候,饥肠辘辘的我还在高坝长江边觅石,突然发现此石在一堆弃石上正对于我,酒韵了得,或许是我的诚心感动了上帝吧。这块石头宽31厘米,高25厘米,中间厚度10厘米,两边厚度7厘米左右,背面是平面有鱼鳞纹,前面呈凸球面,上有“酒”字和“鱼”图,鱼颇似鲫鱼或鲤鱼,故曾取名:年年有余(鱼)酒,寓意酒城泸州盛产美酒。如果再佐以鲜鱼下酒,岂不妙哉,而此石正有彼天意也。

  其实泸州这座城的美名,古今文人骚客的诗作还不足于诠释完美。只有那些默默的汉代酿酒俑,那些商代盛酒的壶和爵以及煮酒的器,才最有发言的权利。要想读懂一座因酒扬名的城市,靠一辆单车的轮子来丈量和解读是远远不能。泸州虽然只有30年的建市历程,却比我30多年的人生历程丰富上千万亿倍。还有很多美景来不及看,还有很多悦曲来不及听,还有很多清香来不及嗅,还有很多厚重来不及摸,我们唯有穷追不舍。蓦然回头,那些人,那些事,那些物,那些情,都醉在了春风里。

  何苗

收藏这篇文章 打印本页 参与讨论 返回本文顶部 点击复制
责任编辑:刘健

酒城评论所登载文稿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泸州新闻网立场,传统媒体转载不支付作者稿费,网络媒体转载不注明来源及作者,泸州新闻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点击详情

  •    验证码:
泸州新闻网微信 欢迎扫描